书阅屋 > 安凌欧远宸 > 第702章:释怀

第702章:释怀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提到了当时银曜的枪法怎么怎么准,米妍睁着一双桃花眼,貌似崇拜的看着银曜,当时她已经晕过去了,根本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你老公帅爆了。”银盛轩笑问。

        “恩,打的好。”米妍称赞,费列落得早就该死了。

        “茉莉,就你那小计量,破身手,你可不是费列落得的对手。”展欣的言下之意是,你那一枪对于费列落得来说,还不够抓痒痒呢,所以不用把责任怪在自己的身上。

        “可不是,小爷我后来还给他补上了几枪呢,没准费列落得也不是死在银曜的那一枪,也许是死在我那几枪下呢?!啊啊啊,我才是最大的功臣啊。”米泽说道最后,自己兴奋起来了。

        被米泽这兴奋的状态一影响,茉莉还真笑了,“谢谢你们。”其实她知道,大家是在用另类的方式开导她,要不哪有人拼命说是自己杀了人的,他们虽然是杀手,虽然走在黑暗的前端,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忌讳。

        “你知道就好,别多想,你就当你爹地早就死了,这件事不存在。”银曜开口没什么感情、却很正经的开导着茉莉,只有他知道,当时那一枪,如果不是费列落得的心脏突然大出血,害的费列落得动作停滞,他真的没机会开枪打中费列落得的大脑。

        要是没有茉莉先头那一枪的话,恐怕米妍和费列落得要么是一起逃了,要么就是一起被炸死了。

        “归根结底,就算你没开那一枪,就算银曜和米泽最后没开枪,费列落得也会抱着米妍一起被炸死,如今死的只有费列落得,米妍还好好的或者,不是很好吗?!”冥尘说出了关键,不管他们开枪还是不开枪,最后费列落得都会被炸死,而且还有个米妍来陪葬。

        如此一想,茉莉就更加释怀了,别的不想,起码米妍姐姐没被炸死,还算是好的,而且说句不孝顺的,她爹地的死,她其实不是很在意,也不是很痛心,因为她爹地做的真不是其他人能容忍的,她纠结的只是她身为女人对自己的父亲开枪。

        可是被大家一开导,她也就释怀了,其他人没事就好,日子还得过下去不是吗?!

        吃晚饭,大家又觉得无聊,米泽是最呆不住的人,他躺在沙发上,靠着冥尘的肩膀哀嚎,“好无聊啊,这医院里没有活动室吗?”让他动动筋骨也好啊。

        “有啊,老年活动室,你去不去?”银盛轩坏笑,他倒是想看看米泽这么风华绝代的小子,跟一群穿着病号服的老人在一起看电视打麻将下象棋是个什么样的画面。

        米泽一听,打了个哆嗦,他才不跟老人玩儿呢,老头子就算了,他大不了就当哄他爷爷了,老太太可不行,他可是3岁到100岁的女性杀手,他受不了那群老太太的目光,太吓人了。

        这一天又是风平浪静的一天,其实他们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例如米国的生化组,他们既然研究出了生化组,而且那生化人突然被放出来,绝对不是巧合的找上他们,虽然费列落得跟他们有仇,但是费列落得如今不是堂主,只是一个听命于人的生化人罢了,他们不认为他有什么能力单独找上他们。

        再有就是炼狱堂的蔡君御,或者明确点说是埋伏在炼狱堂的蔡君御,展欣在清醒的时候就打电话回总部了,她让手下去看看蔡君御是不是还在炼狱堂,而且特别吩咐别让蔡君御知道她在找他,既然面子没撕开,那就先保持着,她们四个现在都受伤了,没办法找蔡君御摊牌,既然他会隐藏,那就让他继续隐下去好了。

        只是现在还不是解决那些外事的时候,难得的清静,大家也没打破这份和谐,虽然心里都知道这事的大概了,谁也没先提起。

        短暂的沉默,米泽实在是憋不住了,他从沙发上蹦起来就往外走。

        “干什么去?”冥尘在他身后问。

        “去活动室。”说话间,一头发尾的影子已经消失在病房中,留下众人满脸的黑线,这丫还真跟老头老太太玩儿去了啊。

        其实,他们也很无聊的啊,是不是这种安逸的生活不适合他们啊,他们难道就天生适合杀戮么?!

        这才呆了几天而已,就无聊的浑身不自在了。

        一阵电话声响起,打破了病房里的宁静,熟悉的铃声让韩绛雪也从干枯的冥想中回神,她从口袋里掏出电话一看,马上微笑了一下,然后就看到银盛轩凑过来的脑袋,他好奇的问,“谁啊?”居然能让韩绛雪姑娘笑的这么温柔,他能不好奇吗?!

        “没谁!”韩绛雪把电话的屏幕很自然的冲下,然后起身出了病房。

        如此神秘的韩绛雪不多见,她如今的炼狱堂的人,又没有父母,没什么电话值得她背着大家接听的吧?

        “谁啊?”米妍好奇的问。

        “不知道,没看见。”银盛轩想起她可以把电话朝下不让他看,有些恼火。

        “不会是相好的吧?”米妍惊讶的问。

        “屁!没有最好,真是的话,你们炼狱堂马上就有任务了!”银盛轩狠狠的说。

        “干嘛?”展欣好奇的问,银盛轩这是发火了?一向温润儒雅的男人发脾气了!不至于吧。

        “给我做了那个男人。”银盛轩的眼角演过一丝阴狠,真不愧是银曜的堂哥,不管外表怎么温润儒雅,气质怎么贵公子,内心的那股阴狠是藏不住的。

        “靠。不至于吧,人家韩绛雪姑娘未婚,有个追求者还不行了?”展欣觉得银盛轩实在太霸道了。

        “她很快就结婚了,而且你问问米睿你要是有男人追,他怎么做!”银盛轩看了一眼米睿。

        展欣瞬间窝囊了,她没干看米睿,就算不看也知道米睿现在一定正热切的盯着她看呢。

        果然,米睿看着展欣说,“我不会找杀手的。”

        “窝囊。”银盛轩鄙视了一把米睿,看这小子占有欲挺强的,没想到这么大方。

        “我会亲自动手做了那个男人。”米睿说的很严肃很正经,没错,做了追求者,展欣不就没有人追了,天下只有他一个男人可选的时候,他的希望不就大了。

        米睿倒是觉得银盛轩这想法不错。

        “你们还能把全天下的男人都杀光吗?!”展欣却很鄙视这两个男人霸道的行为。

        米睿浅笑,带着些痞气的看着展欣,“你们的魅力虽然无限,但是也不至于全天下的男人都被你们着迷吧,全天下有几个不怕死的,敢追你和韩绛雪这种冷到骨子里的姑娘。”

        “靠!大实话。”银盛轩一拍大腿,表示非常赞同米睿的说法,也就他和米睿不怕死,敢惹这两个冷姑娘。

        说话的功夫,米泽回来了。

        “你不是去活动室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展欣不想跟米睿继续这个话题,于是转移话题到米泽身上。

        米泽兴奋的从衣服兜里掏出三幅扑克牌,“我出卖色相,跟老奶奶要了三幅扑克牌,我们打牌吧!”

        无聊的日子,总得自己找点乐子是不是。

        “出息的。”冥尘笑骂。

        “来来来,玩六家会不会,六个人三幅牌,玩简单点的,就一个管一个,一对管一对,三个管三个,会不会?”米泽说着扑克牌的游戏规则。

        多简单的游戏规则,怎么不会呢!只是……六个人,他们可不止六个人啊。

        “这样吧,一家出一个代表。”在玩上,谁也没有米泽的脑子快,这小子平时看着像缺心眼似的,其实心眼没往正地方用。

        “哎?韩绛雪呢?”米泽一看,少个人啊。

        “出去接小白脸电话去了。”银盛轩气哼哼的回答。

        “哟,你自己快就被甩了啊。”米泽嘲笑人也是第一的,银盛轩貌似还没得手呢,哪算得上甩不甩的啊。

        “这小子正郁闷呢,不想死的话,就闭嘴吧。”冥魂好心提醒米泽别在暴龙身上动土,虽然米泽的功夫和银盛轩的功夫比起来,米泽的身手确实比银盛轩好,但是人家银盛轩的损招多啊。

        等韩绛雪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轮子膀子摔扑克牌了,分别由米泽、米睿、冥夜、冥魂、银盛轩、米妍组成的游戏队,大家都是呆的够郁闷的人,银曜也想上场玩啊,可是却被米妍给拦下来,她的理由很充分,“扑克牌是个动脑子的游戏,你都失忆了,肯定玩不过他们,我来。”

        在银曜的无比怨念下,米妍成功的上场,在开完以前,米泽说,“赌点什么吧?!”

        “多大的都行。”冥夜豪气的大手一挥,他们这里就没个差钱的,所以随便怎么玩都行,这玩心要是上来,根本不分男女老少。

        米泽食指一摇,“动钱多没意思,谁也不差钱,这么赌没意思。”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谁也不在乎。


  https://www.shuyuewu.co/98396_98396403/774274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