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盛唐剑圣 > 第三十章 膨胀的裴旻

第三十章 膨胀的裴旻

        这一声令下,院子里的文武皆为之一震。

        李辅国、黎敬仁、林招隐、尹凤祥、刘奉廷、鱼朝恩、边令诚这一个个的名字都是他们耳熟能详的。

        李亨自称皇帝期间,对于国事的处理井井有条,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干略,远胜李琰。在裴旻未回来之前,他几乎是文武百官唯一的倚仗。

        但是李亨有一个小毛病,让文武官员觉得有些别扭。

        李亨特别宠信宦官,诸多事情往往着手太监去干。

        其中最得李亨器重的就是李辅国,几乎成了李亨的代言人。

        不过对此文武官员到没有特别的念头,固然历史上有赵高、单超、唐衡、徐璜、具瑗这些宦官为祸,可高力士的例子却是鲜明的。

        作为千古第一贤宦,高力士除了贪财,没有别的毛病,反而多次直言进谏,于国有功。

        这有一个高力士,未必就没有第二个。

        现在李亨重用宦官的危害还没有显露,文武官员对此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个情况,他们大多了然于胸。

        裴旻这一出口,几乎将李亨身旁最重新的太监都一网打尽了。

        这能在庙堂混迹的大多是人精,大部分人都意识到裴旻这是在清除李亨的势力。

        还有少部分真正猴精一样的官场常青树,宰辅大佬,如源乾曜、宋璟、李元纮这样的人物,看得更深沉一些,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不管是哪个宦官干得这种事情,都意味着这幕后另有其人。

        没有一个内侍吃饱了撑着会没有缘由的失扣皇帝、尚书令的密信,跟天王老子借胆了?敢冒这样的大不为?

        世界上很多事情在真正聪明人的眼里,根本不需要证据,谁最后得利,谁是事情的主谋,不需要调查,能够猜到一二。

        李辅国原来是负责管理十王宅的管事太监,后来成为了李琰的心腹太监。

        李亨被动通过兵变成为唐王朝的新皇帝,李辅国又成了李亨的心腹太监。

        这其中真的没有一点联系?

        或许在事情没公开之前,这些官场老油条不会乱想,但发生了私信截断这种事情,要是还后知后觉,就混不到这个位置了。

        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源乾曜、宋璟、李元纮这些人面面相觑,无奈的长叹了口气。

        裴旻指示士兵去擒拿人后,看着满院子的文武,说道:“陛下身体不适需要休息,你们先行退下吧。源相、李相,你们平日在何地办公的?”

        源乾曜作揖道:“就在府衙的偏殿!”

        “好!”裴旻颔首道:“你们先去那边饮茶闲聊,我随后就来。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是我朝军政核心,我们需要好好理一理国策。宋公、韦公,你们也随二相一并前往,林甫,你也去,帮着记录会议章程。”

        宋璟、韦见素、李林甫躬身领命。

        文武看李林甫的眼神有些炽热,这一进入政事堂,意味着身价百倍,满是羡慕。

        接着裴旻又看向承宗、阿史那施与西域的白莫苾、尉迟胜道:“你们远道而来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回头找你们喝酒……”

        承宗、阿史那施受宠若惊,连连作揖。

        白莫苾、尉迟胜是自己人,表现的成熟得体,一并下去了。

        短短的几句话,院子里的人走的一干二净。

        裴旻从入城开始,到现在根本就没有提李亨,也没有问李亨,根本就没有将之当做一回事情。

        裴旻陪着李琰入屋里静坐,让刘神威给他诊脉。

        刘神威已经百余岁了,可精神一如往昔。他几乎为所有的唐朝皇帝治过病,一点也没有拘束感觉,熟练的进行着医之四诊望闻问切。

        “陛下气脉混乱,心神不宁,是受惊过度所致,老朽开一些宁心定神的药汤,陛下按时服用。只是心病还需心药医,陛下切勿继续大惊大悲,心神受损过重,药石难医。”

        听着刘神威的诊断,韦氏一阵心悸,她可是知道自己的丈夫在睡梦中为乱兵惊醒,吓的得了惊梦之症,晚上的一点小动静都能让他惊醒过来,高呼“救驾”。

        这种情况,韦氏不敢跟任何人说,此刻听刘神威的诊断报告,心底拔凉拔凉的。

        李琰却不以为意的道:“之前姑夫不在,确实睡不安生,现在姑夫来了安心多了,定能睡一个踏实觉。只是……”他看了刘神威一眼,有些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不说。

        李琰想问的是最难启齿的不举之症,萧关兵变之后,他当时的病症还不严重。抵达灵武的时候,李亨为之准备了清秀漂亮的佳人缓解失去吉妃的哀思。

        好色,是所有男人的通病。

        李琰暂时放下失去吉妃的哀痛,打算跟清秀佳人胡天胡地的时候,尴尬的发现自己的宝贝儿没有动静。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至此李琰一蹶不振,更因为对于朔方军的恐惧的了心病,越发严重。

        李琰此刻还带着一丝的希望,希望是因为自己生病的缘故,只要病好了,自己依旧能够重振雄风。

        裴旻还有事情处理,向李琰告辞。

        李琰突然问了一句道:“姑夫,东边的叛军怎么样了?”

        “……”

        这一瞬间,裴旻感动的有点想哭,终于,李琰终于关心东边的战事了。

        他重新坐下,说着东边的情况,道:“现在安贼亲自率兵攻打南阳,臣已经安排张巡守卫南阳,让哥舒翰从巴蜀出兵,顺着长江而下,通过淮河取中原之地,同时让李光弼在恰当的时候出潼关,攻打洛阳。再让郭子仪从太原南下,封锁黄河,从四面将安贼困在中原。为了安全起见,我还让仆固怀恩领着李泌居中策应。”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

        李琰听的是一头雾水,忧心忡忡的说道:“姑夫,那安贼非常厉害,您不亲自坐镇,真的对付的了他?”

        裴旻哑然失笑,李琰这话在他看来是天大的一个笑话。

        哥舒翰、郭子仪、李光弼、张巡外加仆固怀恩跟一个李泌,对付不了一个安禄山?

        区区安禄山需要他裴旻亲自出马?

        世人大多以为裴旻小觑安禄山这个叛贼膨胀了!

        没错!

        裴旻这里就是膨胀,就是小觑安禄山了!

        在后世读史书的时候,裴旻一直很好奇,这个时代明明是名将如云,为什么会让一个胡种闹得天翻地覆?

        不过想到郭子仪,裴旻露出些许复杂之色。

  https://www.shuyuewu.co/9_9653/240550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